ebet平台,ebet平台开户

ebet平台> ebet平台视角> 业内资讯

风向有变!中国城市城镇化政策发生重大调整!

2020-04-16

1

存量优先——四个字,代表了中国一二线城市城镇化政策发生了重大调整。
前几天,当所有媒体对于发改委2020年新型城镇化解读重点,全都放在了“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”的老调调之上时。
却没有几个人发现——对于超大特大型城市,人口落户政策表述发生了重大变化。

这种变化,需要通过对比去年的文件,才能看出来。
2020年4月3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了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,关于促使城市落户的问题,表述如下:

督促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其他超大特大城市和Ⅰ型大城市坚持存量优先原则,取消进城就业生活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、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、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城的人口等重点人群落户限制。

然而,就在2019年,发改委印发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,则这样表述:

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,大幅增加落户规模、精简积分项目,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。

请看两份文件不同侧重点:
对于特大超大城市,国家城市落户政策已经由“大规模增加落户规模”变成了“坚持存量优先原则”。
什么叫“存量优先”?
大白话就是重点处理已经实际完成在城市生活的转移人口(肉身完成实际的转移,法律关系还没有转移)对于那些还没有来到大城市生活的人,则更加希望他们去市区人口三百万以下的城市生活,而不是一股脑的跑到特大、超大城市来。

2

仔细分析二者区别,则要先了解我国的城市人口分级结构。一座城市的人口规模大小,往往体现的是这座城市集聚资源要素的能力,因此人口规模十分重要。
现阶段,在我国,比较一座城市规模的大小,往往有三个维度:全域人口、市辖区人口、城区人口。
1、全域人口。
这是因为在中国市管县的体制下,全域人口多的城市,并不一定就是大城市。
例如,山东的临沂和河南南阳、周口,在全域人口上都算是大城市。但这几个地方的人口之所以多,主要是因为在市管县体制之下,这些地级市下辖了大量的县和县级市,而且这些县市以人口大县为主。
比如,临沂除了3个市辖区外,还有9个县;周口有1区8县1县级市;南阳有2区10县1县级市。也就是说,这些地方的人口大部分都是分布在下面的县域,是典型的头小身子大的城市。
2、市辖区人口。
市辖区人口并不能等同于城区人口,对大部分城市来说,市辖区内仍然有大量的农村地区,仍有大量的农业人口。
以武汉为例,2016年其市辖区人口为1076.62万人,但由于武汉有13个区,不少偏远辖区包含大片农村,在剔除农村人口数量后,武汉的城区人口离千万大关还有一定距离。
3、城区人口。
这才是衡量城市人口规模大小的最准确依据,最能体现城市的能级和影响力。
根据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《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》。
城区常住人口 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。

其中3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Ⅰ型大城市。

100万以上3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Ⅱ型大城市;

另外,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;

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

必须指出的是,市辖区内的农村人口,并不计入城区范畴。

第一方框:是符合这一标准的超大城市,我们通常称之为一线城市(除了重庆)。
第二方框:是符合这一标准的特大城市,通常称之为新一线或强二线。
第三方框:是符合这一标准的Ⅰ型大城市,通常称之为二线。
第四方框:是符合这一标准的Ⅱ型大城市,全国不止方框中22多个,一共大概60多个,一般我们把它们称之为弱二线或者三线城市。

3


2020年发改委新型城镇化,对于以上人口规模城市,人口落户政策是不同的。
对于京沪,依旧是限制人口进入的政策。
很显然,“督促除个别超大城市”中的个别超大城市指的北京和上海。
1500万——2000万的城区人口,应该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天花板,当任何一个城市发展接近这个天花板都应该放缓下来。
那么剩下的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呢?
和往年的文件不同,这类城市的人口落户政策发生了最大的变化。
由2019年的“大幅增加落户规模”变成了“存量优先”。
优先哪些人呢?三类。
1、进城就业生活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;

2、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;

3、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城的人口。

这既不是鼓励该类城市现在“只要高学历毕业生”的现行政策,同样也不鼓励那种无门槛的落户政策,对于这类城市,重点接收的是已经实际上完成“城市生活、城市工作”的农村户口,以及三类年轻农村户口——“新生代农民工、农村学生、参军进城”。
至于,那些还在农村种地、生活的中老龄农民,国家是不再鼓励他们移民超大、特大城市的。
而且,在落户区域中,这回国家也做出了很明确的要求。
超大特大城市取消郊区新区落户限制。
也就是对于已经形成的主城,不再是这种“农民变市民”的主要落户地,而需要把他们安排到郊区和新区去。
所以,你在2020年,你会发现更多的明星城市,将会把全市入户低门槛政策变成某个新区无门槛政策。

比如:

郑州会把港区变成彻彻底底的无门槛。合肥会把滨湖新区变成无门槛。重庆会把较远的两江新区变成无门槛。

农民变成新市民,新市民填充城市新区,将会变成一种通行的城市发展政策。
因为这既符合国家的政策,当然也符合房地产的利益,更加符合地方财政拍地需要。

4


至于Ⅰ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,政策的措辞区别则非常明显。
对于Ⅰ型大城市用的语言是“鼓励有条件的Ⅰ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”:
而对于Ⅱ型大城市则是“督促Ⅱ型大城市和中小城市(含设区市和县级市),全面取消落户限制”。
很显然,对于不到300万城区人口的Ⅱ型大城市,发改委将更加积极,要求更严,措施更硬,更加注重考核。
而对于300万-500万的Ⅰ型大城市,则还只是引导和鼓励,并不强求。
所以,在2020年,你会发现全国更多的弱省会和强地市这种三线城市,将开始零门槛的入户,同样这样既符合国家的大方向,也符合当地房地产的利益。
但是,政策归政策,对于我们个人,2020年落户到三线城市,落户到这种城区人口还不足300万的城市,连个地铁都批不下来的城市,真的符合我们自己长远的人生意义和人生价值吗?

这个则是,我们每个人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。


本文转载自:米宅